单机台湾麻将
當前位置:
主頁 > 宣傳教育 > 以案警示 >
大貪官的懺悔曝光,句句都是叩問靈魂的苦藥!
來源: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發布日期: 2017-09-25 16:49 目前已有 個人閱讀了此文章

 

 

        五年猛藥去疴、重典治亂,一批批違紀違法的黨員干部受到嚴肅懲處,為自己不該有的行為付出了沉重代價。

        “前車之覆,后車之鑒。”這些落馬官員蛻變沉淪的人生軌跡發人深省,痛心疾首的懺悔話語直抵人心,猶如“活”的反面教材,給人以有力警示、有效鏡鑒。

        理想信念莫動搖

        白恩培(全國人大環資委原副主任):慢慢隨著職務的提升,再加上環境的影響,考慮自己的就越來越多了。尤其是2005年以后,自己也60歲了,又生了一場大病,這個時候思想就拋錨了,就追求物質的金錢的……理想信念丟失了,精神追求沒有了,突破了做人的底線,連法律的紅線也觸摸了。

        黃興國(天津市委原代理書記、原市長):理想信念動搖,打自己的小算盤,出問題了,私欲膨脹。根本的原因,根子上是這個問題——喪失了黨性原則,一步一步地放松自己,才走到今天。

        李春城(四川省委原副書記):我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,就是這些罪行和錯誤發生在我身上,它居然帶有必然性。我一直有這樣一個思想,就是在這個時期,干部隊伍出點小問題是難免的,但只要干事業就“大節不虧”,實際上意味著我對廉潔自律,對黨風廉政建設從思想深處就重視不夠,因為最根本的一個要求,不但要干事,你還要干凈。

        宋勇(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):我放棄了政治堅守,陷入了精神迷境。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發生了動搖,入黨宣誓時的熱血基本變涼了,最后變成無法醫治的“敗血癥”。

        公私界限得劃清

        聶春玉(山西省委原常委、秘書長):開始的時候有這個拒收的這種情況,隨后就是有選擇的,一部分人關系好,比如說咱們關系密切,我收,關系不密切的不收,再發展把這個收錢收物不當成多大的事,這個底線不能破,破了以后就收不住,破一次就收不住。

        楊衛澤(南京市委原書記):一開始的想法就是不能沾,到后面就好像小的東西收下以后,等于大家之間也建立個關系……不要把人家拒之于門外,到最后就成了不收白不收的狀況,所以最后變成了不可收拾。

        季建業(南京市原市長):隨著職務的提升,權力的變化,地位的提高,自己的黨性修養、人生境界沒有同步提升,相反私心雜念在靈魂深處滋生膨脹。……私念像精神鴉片,麻痹了我,使我靈魂出竅,闖下大禍;私念像脫韁的野馬拉著我奔向深淵,私念、私欲成了毀掉我人生的導火線,成了萬惡之源。

        吳俊平(山西省呂梁市煤炭工業局原局長):總的來講還是一句話,自己把這個線沒有劃清楚,哪些是正常的禮尚往來,哪些是違規違紀了,一種社會上不正常的現象,多了,就看成是正常了,所以這是犯錯誤走到這一步最大的根源。

        心存僥幸要不得

        倪發科(安徽省原副省長):我總感到辛苦了一輩子,應該到了老有所樂的時候了,應為老人盡點孝心,為子女盡點責任了。從而忘記了黨紀、法紀,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,把上述問題看成是官場上普遍現象比比皆是,法不責眾,沒什么大問題,這種僥幸心態鑄成又一大錯。

        魏健(中央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原主任):我形容我是錐心之痛,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多地方是感覺很追悔的。說到底根本的就是什么呢?還是私心,我這個私心還是比較重的。人有犯糊涂的時候,也有抱僥幸心理的時候。

        吳邦發(海口市瓊山人民醫院原院長):我之所以墮入犯罪深淵,主要是僥幸心理作怪。在花花綠綠的票子面前,我迷失了方向。那一捆捆百元大鈔,就像一朵朵美麗的罌粟花,往往誘使人產生不會有人知道的僥幸心理。正是這種僥幸心理,將我推向了犯罪深淵。

        高祝杰(天津市西青區西營門街原黨委書記):還有僥幸心理,覺得部門這么多,領導干部這么多,怎么會查到我呢?掩耳盜鈴吧,欺騙組織,也欺騙自己。

        兩面人生行不通

        王敏(濟南市委原書記):臺上一套,臺下一套,說一套,做一套;人前是人,人后是鬼……夜夜難以入睡,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。白天常常魂不守舍,省委通知開會,怕在會場被帶走;上班時怕回不了家;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,也怕是借題下菜。

        周良洛(北京市海淀區原區長):游走于兩個情趣之間,過起了“兩面人”的生活。由于自己政治上有追求,兩種思想道德在自己身上有斗爭,這些年是在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中切換。在工作崗位和同事們眼中,是正兒八經的領導干部形象;在業余生活中,在相當多的時間和家庭里,讀書、運動、一副正人君子形象;在放松的時間和特殊的場合,依然縱欲而為。

        武長順(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、市公安局原局長):白天一個面孔,晚上一個面孔,就是說在大庭廣眾之下,就是自己陽光的一面,自己正人君子的一面。

        貪念一起悔終身

        蘇榮(十二屆全國政協原副主席):不僅毀掉了我自己,也坑了老婆,害了兒子,將全家帶上經濟犯罪的深淵。他們如果不是書記的老婆,書記的兒子,沒有我這個省委書記,什么都干不成,不會出現這個問題。

        劉鐵男(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副主任、國家能源局原局長):起訴書列舉了一件件觸目驚心的事實,在這些事實面前,我每每看到起訴書,都在反問我自己,這是我嗎?怎么會到今天?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,這是哪里呀?我怎么會墮落成這樣呢?……每天我都生活在懺悔之中,每天晚上我都要吃安定才能睡著,睡覺之前想著這些事,醒來就是這些事,太痛苦了!

        譚棲偉(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):我長期在基層工作,我知道我受賄上千萬,這個分量何其沉重。曾經自己在做領導干部的時候,信誓旦旦、振振有詞地講話、表態,如今真是已經成了笑料。我真是感覺到對不起黨和人民的培養、教育,對不起領導和同事的信任、支持,對不起父母的養育、期盼。

        張引(徐州市政協原副主席):面對自己大量違紀違法事實,我時刻反思自己,反思這些年思想蛻化變質的軌跡,剖析靈魂深處,清掃層層污垢,越是深挖,越清楚地看到我腐爛的根源。……漫漫長夜,我無數次身墜悔恨的海洋,縱然是沉入海底,又怎一個悔字啊!

        李華波(江西省鄱陽縣財政局經濟建設股原股長):就是后悔自己如果不做這個事,就不會到今天這個地步。像我家里的話,當時我走的時候我父母也在,正是希望我在身邊的時候,給他們養老送終的時候,自己還給他們背個這么大的包袱。像我父親去年過世,我家人也不告訴我,這個事我真的是后悔,真的很難過這個事。

 

版權所有:鐵嶺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技術支持:知點傳媒 建議使用1280*768分辨率,以達到最佳視覺效果 遼ICP備16006427號-2
台湾麻将多少张
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助赢手机版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北京pk10计划免费app 分分彩保持不输的技巧 砸墙赚钱吗 蓉李记吃赚钱吗 纸牌21点 安微体彩11选5多期开奖结果 收视率怎么赚钱会员免广告 网上麻将游戏 今日股票行情分析